1. 登录
  2. 注册
  3. EN

全部资源

全部资源 经典文库 文津图书奖 年画撷英 典籍鉴赏 非遗文化 公开课 电子图书 中华连环画 电子期刊 少儿国学 数字音乐 有声期刊
收藏

读者

梁文道著
法律出版社
目录

目录

正常读者的目录

自序 正常读者

第一章 准备做一个读者

你读过《红楼梦》吗?——《如何谈论你还没读过的书》

书要读得好的日子

当阅读成为一种运动

莫记小过

读者的身体

窥探灵魂——《At Home with Books》

书房不可无书梯——《书天堂》

旧书哪里去了?

只有战争没有和平

翻译的态度与常识——《(经由中国)从外部反思欧洲——远西对话》

失书记——《失书记》

记一次书缘

陈老师的病——《探幽途中》

一个编辑的藏品——《东写西读》

壮哉万圣

十年进一步

左派老板

喧嚣城市里的孤独

出版是门手工业

同代诗人的悲哀——《情斋书话》

叫他们去闻自己的秽物

一家书店被海明威解放了——《莎士比亚书店》

第三章 政治花边

世界上最有名的地址——《唐宁街十号》

政治化妆师的内幕工作——《政治化妆师日记》

帝国的哨站——《帝国步兵》

台湾怎么了?——《10年后的台湾》

气度

国际视野——《Monocle》

独立建国不是梦——《微型国家》

打工妹的声音——《失语者的呼声——中国打工妹口述》

一九四五那一年——《旧闻记者》

第四章 经典常谈

你知道苏格拉底吗?——《柏拉图全集》

十博士大战于丹——《论语心得》

你的圣经说哪一种话——《创世记:传说与译注》

科学精神——《物种起源》

纪念玛丽·道格拉斯——《纯洁与危险》

怀旧波德里亚——《Simulacra And Simulation》

人类学的必要——《文化的诠释》、《地方知识》

知识分子这种人——《罗斐斯坦》

小波死了,社会还僵

第五章 学点文艺腔

作家对真实可以不负责任吗?——《对角艺术》

暑假读诗正好——《咖啡还未喝完》

工业以外——《香港春卷》

室内的忧郁——《The Writer And Her Story》

出门是为了寻找自己——《彳亍地平线》

莱辛“伟大的失败”——《裂缝》

吸血僵尸原来是藏书家——《历史学家》

间谍的处境——《女鼓手》

剥洋葱,还是蟹行?——《蟹行》

必要而寂寞的注脚——《黎键的音乐地图》

汉学家的追忆——《追忆》

人人都是戏子的年代——《伶人往事》

招领记忆——《失物招领处》

村上春树的另一面

《善本》

兰姆的心灵鸡汤

第六章 常识补充

谁是今天的波斯王——《波斯之火》

砍掉最后一棵树的时候——《大崩坏》

唐朝媚外总纪录——《唐代的外来文明》

圆明园的真相——《追寻失落的圆明园》

晦暗的上海——《上海歹土》

成为日本人——《成为日本人——殖民地台湾与认同政治》

别怕,我只是怀旧——《禁止吸烟》

核爆的机会有多大?——《怎样制造一颗核子弹》

吹水——《放屁》

新贫时代的阿Q哲学——《穷得有品味》

道歉不容易——《论道歉》

长尾拯救文化人——《长尾理论》

瑞典之谜一种——《了不起的宜家!》

城市的挽歌——《贫民窟行星》

消灭香港——《香港风格2——消灭香港》

老店的绝种——《重见·重建》

粗话的禁忌知识——《小狗懒擦鞋》

中大变英大——《令大学头痛的中文》

天命

榕树头——《细说榕树》

第七章 都世界杯了,你还读书?

足球让人类伟大——《太阳与阴影中的足球》

动脚别动脑——《动脑粉丝的世界杯指南》

世界不是只踢一种球——《足球如何解释世界》

心物不二说足球——《身体与灵魂》

用机器代替裁判——《如何进球:科学与美丽球赛》

守门员的思考——《守门员的焦虑》

跋 目录

大家都在看